输入搜索关键词

主页 > 精选文章 >

生鲜电商凛冬已至 产业互联网能帮它解冻吗?
时间:2020-01-10 18:28       来源:文|马金桥


寒潮未退,谁还在坚持?随着产业互联网赋能效率的提升,2020年会是怎样一番景象?
 

作者 马金桥

编辑 何洋

2019年已经过去,但“买不起猪肉”的梗还没彻底过去。消费者的调侃背后,是生鲜冻品从业者们的“心里苦”。当被问到会用什么词来形容2019年的这个行业时,大家给出的是诸如“大浪淘沙”、“风起云涌”这样的答案。这无疑是艰难的一年。寒潮未退,谁还在坚持?随着产业互联网赋能效率的提升,2020年会是怎样一番景象?
 

01 
生鲜电商规模超2600亿,B2C/F2C型占主流

2014至2015年,是中国生鲜电商行业蓬勃发展的时候。如今,这个行业已经度过探索期与高速发展期,进入了洗牌期与转型升级阶段。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,中国生鲜电商市场发展迅速,平均每年保持40%以上的增长率,2019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2670亿元左右。

 

图片来自:前瞻经济学人

 

发展到现在,我们可以将生鲜电商从产业链、平台模式、资产模式的角度进行分类。

 

首先,生鲜电商产业链主要从生鲜产品生产者、制造商、批发商、生鲜商家、仓储物流及消费者等方面进行归纳和分类,可归结为流通渠道、原料工厂渠道、商超渠道、餐饮渠道。

 

据美菜相关负责人介绍,平台模式主要可分为如下几种:综合平台型(如:天猫喵鲜生)、B2C/F2C型(如:本来生活、每日优鲜)、C2B/C2F型(如:食行生鲜)、O2O型(如:京东到家)、B2B型(如:美菜网、宋小菜)。其中,B2C/F2C型是目前生鲜电商领域数量最多的模式。用户在线上下单,商家仓库发货,通过自建或第三方物流将货物送达,在数据化管理运营上具有独特的优势。代表企业有中粮我买网、易果生鲜、天天果园、本来生活、每日优鲜、顺丰优选、EMS极速鲜等。

 

此外,生鲜电商还可以资产模式作为分类标准,分为轻资产、重资产两种商业模式。轻资产模式一般以平台服务和数据服务为切入点,聚焦垂直单项的同时提供增值服务,由下而上覆盖产业链;而重资产模式中,相关企业更愿意布局上游生产加工以及物流等环节,由上而下地实现对产业链的覆盖。另一个维度上,以对终端的覆盖形式为标准,也有直营和平台型的多种模式。

 

 

 

02

2019年是个“坎儿”

 

 

2015年,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在一场活动上说,“互联网风生水起,但只占了整个社会零售销售总额的10%。那90%你还没捞着呢,那90%就是生鲜。”这位“风投女王”还放话道:“电商还有最后一个堡垒就是生鲜,你拿下了生鲜就能拿下天下。”

 

徐新的预判确实是准的,不过眼下能“拿下天下”的还没出现,在攻破堡垒的途中折戟沉沙的却不胜枚举。仅观察过去的2019年:上海易果生鲜旗下我厨叫停、妙生活关闭其在上海的80家门店、爱鲜蜂关停、呆萝卜陷入关店和资金链断裂危机、吉及鲜融资失败大量裁员……
 


 

行业正在经历新一轮洗牌期,而2019年是生鲜电商行业真正变革的元年。

 

据了解,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中,只有1%实现了盈利,4%持平,88%亏损,剩下的7%是巨额亏损。曾被众多资本追逐的生鲜电商市场已经如此惨淡,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

 

冻品汇CEO袁昌昊向亿邦动力表示,从整体来看,决定生死的关键维度主要有两个:输血能力、造血能力。“今年整体经济形势不容乐观,受此冲击,互联网行业融资难度大大增加,这对于那些习惯了靠融资生存的企业无疑是致命打击。另一方面,我国餐饮终端体量较小且相对分散,对于食材价格比较敏感,这就要求企业要有较高的运营管理能力才能活下去。”

 

冻鲜来创始人孟伟也认为,2019年投资市场变得更加理性,行业处于净化过程。

 

生鲜电商的主要痛点就在于中间环节的费用太高、毛利率太低。当成本居高不下并始终高于盈利的时候,即使有资本支撑也难以为继。联想佳沃市集CEO崔晓琦就曾公开表示,“生鲜电商的产品毛利率 20%、30% 到头了,但仓储运营的成本能占到 1/3,物流成本可能又占 1/3。只有把客单价提起来,才能把成本占比降下来。”

 

对于生鲜冻品行业,2019年的难过则是除了内忧还有外患。

 

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自然不小,但最让人头疼的还是非洲猪瘟对整个生鲜冻品行业的影响。美菜冻品相关负责人告诉亿邦动力,2019年由于非洲猪瘟疫情等因素,造成肉类价格普遍上涨。这一现状给产业链上下游带来完全相反的影响:下游肉制品企业承受高肉出货压力,而上游养殖企业却因此获得高额利润。

 

尽管如此,业内也有不少“看得开”的。红星冷链供应链事业部总经理张湘辉就说:“这个行业没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,说白了就是吃嘛。人类发展到现在,如何快速获得安全美味的食品依然是我们前进的原动力之一。2019年关于吃的这个行业新闻报道的频次应该是前所未有地高,所以可以说2019年是生鲜冻品行业真正变革的元年,变革自然会有阵痛。”

 

 

 

03

产业互联网能开“药方”?

 

 

已经为各类传统行业赋能的产业互联网,能否也给生鲜冻品行业开个“药方”?

 

目前来看,这个行业还是相对传统,无论是生产端、消费端、还是中间的流通环节,融合产业互联网的发展都是比较初级的,庞大市场中产业互联网已经覆盖并改造的范围依然有限。不过,其中蕴含的潜力不可小觑。对此,亿邦动力对话多位业内人士,发现对于产业互联网的价值,大家有共同的认知:有助于改造供应链、实现产业链全把控,减少信息流通成本、协同提升效率。

 

蔬东坡联合创始人付功卫表示,产业互联网的价值用两个词概括可以是链接、协同,而这正是中国生鲜供应链所匮乏的。“所有人都知道生鲜(含冻品类)流通链条长、层级多、耗损大、物流成本高等问题,2010年兴起的生鲜电商折戟沉沙绝非偶然,互联网环境及技术的不成熟,注定了一场败局。”

 

利用技术手段打通上下游供应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“产业互联网是一种重度垂直的行业升级模式,它把互联网改造漏网之鱼一网打尽,细化到每一个亟待改变的传统行业,这其中包括生鲜冻品行业。以蔬东坡为例,蔬东坡作为国内首家垂直于生鲜供应链领域的技术服务商,将大量手工、重复性的作业交由互联网智能运算,就是在线协同提升效率。”

 

在大数据时代,信息流通效率如何提升是关键,传统行业数字化势在必行。

 

冻品汇CEO袁昌昊认为,互联网最大的优势是减少信息的流通成本,而产业互联网最核心的信息是商流。“产业互联网让我们可以了解市场中真正发生的事情,这对于传统企业来说是不可想象的。基于信息的交互产生的海量交易数据,让我们可以对市场有更深、更快的洞察,从而针对性地做出反馈和调整,提升行业的运行效率。”

 

冻鲜来创始人孟伟则坦言,目前生鲜行业标准化程度整体较低,行业数据不全,而标准化是数据流动起来的关键,是产业互联网的必经之道,这几年刚推动起来,契机已快到来。产业互联网本质是效率为王,考验的更多的是供应链管理能力。任何模式如果不建立在数字化上,不投入产业互联网化,最终会被淘汰掉。

 

产业互联网赋能效率提升后,冻品赛道或许成为最先“出圈儿”的。袁昌昊表示,冻品从养殖(捕捞)到餐桌,至少要经过6-8个流通环节。“冻品汇通过互联网的手段和工具改造冻品供应链,以冷冻食品为切入、以SaaS管理、供应链金融、集中采购为抓手,对产业链进行数字化升级改造。未来我们还将通过压缩流通层级、价值再分配的方式,对产业价值链再造,进一步提升行业整体运行效率。”

 

孟伟认为,为了让产业互联网与冻品行业更好地融合,要打通冻品端点信息,优化供应端和物流网络,再结合大数据挖掘和市场洞察,从根本上提升用户体验、降低生产成本、大幅提升生产和交易效率。“蔬菜是有点先天不足,走在标准化的路上,而冻品是具备这个条件的,会冲在产业互联网的前排。”

 

 

 

04

2020年会发生什么?

 

 

对于2020年生鲜冻品行业的建议与预判,亿邦动力将业内人士的观点总结如下:

 

(1)行业会逐步从粗放型增长向精细化管理转变,企业要修好内功,差异化定位很重要;

(2)整体经济情况不会改善,用数字化提升企业内部效率的企业会慢慢崭露头角;

(3)食品安全更受重视,从生产到消费产生新变革;

(4)农业将会是风口;

(5)“缺猪又缺肉”的现象依旧无法避免,也许没有囤货居奇般的高价位出现,但是生猪价格整体偏高应该是不争的事实。

(6)对于多数中小企业来说,除了要进一步修炼自身经营管控能力外,还要寄希望于行业的“带头大哥们”能够保持一定的理性,切勿盲目杀价。

 

或许我们无法预知生鲜电商行业的最终形态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行业在一次次的失败中不断反省、成长。这暂时还是一门“烧钱”的慢生意,盈利之路漫漫,洗牌结束后或许就是“剩”者为王。

 

眼下,如何在寒冬中活下来,俨然已经是从业者的第一要务。

 

 

 

下一页
参与评论
资讯

更多>

风云人物

更多>

活动一览 国际考察团 论坛

更多>

物流中心案例

更多>

锋馥分拣技术创新立标杆助力客户突破国际业务瓶颈—晋江陆地港国际出口邮件查验及分拣案例



扫描二维码
关注《现代物流》公众号

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沪ICP备19011712号-1